欢迎来到福州互联网
Time:

您的位置: 首页 >> 游戏

坑娘攻略第25章秦戈和南宫墨二更搭配

2020.05.21 来源: 浏览:1次

坑娘攻略 第25章 秦戈和南宫墨(最近香港娱乐圈中生孩子潮流一浪接一浪二更)

听我这么说,邓泰和终于放下了心。

我们用最快的速度赶回了广乐国,站在盛京的城门外,我唏嘘不已。

饶了一大圈儿,没想到我又回到这里了。

上一次离开的匆忙,我甚至没有来得及到皇宫里看一看,现在危急已经解除,我又有些犹豫了起来,到底要不要进去?

正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,不远处忽然传出了一阵灵力波动,我转身看去,只见奇葩老爹正负手而立,妖娆的眸子上下打量着我,见我没有受伤,他似乎松了口气。

随即,他向着我身后看去,待到看到我身后只有年纪老迈的邓泰和,他眸子里飞快划过了一抹失落。

娘亲临走前的话还在我耳边盘旋着,我蹦蹦跳跳地迎了过去,笑道:“老爹,我见到娘亲了!她说她很惦记你,不过碍于身份,她不能随意到俗世走动,不如处理了俗世的琐事之后,你和我一起去修炼界吧?”

奇葩老爹一怔,向来都是神秘强势的老爹,此时却像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子一样,愣愣地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愣怔了片刻,奇葩老爹终于回神,叹了口气:“不了,只要寇元霸不死,那个可怕的誓言一天不解除,我都要留守在俗世。”

呃……

我眨巴眨巴眼,无奈地歉意道:“对不起,都是我惹下的麻烦,如果不是我,俗世也不会惹上这么一个可怕的对手。”

奇葩老爹摸了摸我的头,话语间少了些从前的冷漠生疏,多了几分慈祥:反正没听过这样的事。“不怪你,这些年若非我急于修炼,让你独自承受那些流言蜚语,寇家的人也不会觉得你软弱可欺。”

我认真看进他的眼里,往日里魅惑却孤高的眸子,如今蕴含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,那是一种叫做“父爱”的东西。尽管距离上一次拥有父爱已经过去了二百六十多年,但是我依旧能够看懂这种感情。

心中一暖,我微笑道:“这些都过去了,老爹。你永远都是我的老爹!”

奇葩老爹又是一怔,轻叹着笑了一声,他摸摸我的头,笑道:“你还想不认我这个爹不成?”

过往的种种猜忌与不愉快,就这样在谈笑间烟消云散。从今往后,他就是我的亲人了,不论他是不是我的生父。

在奇葩老爹的带领下,我和邓泰和朝着皇宫的方向走去。

站在宫门前,看着那熟悉的威武建筑物,我有一瞬间的晃神。

曾经,我千方百计地想要逃出这个宫门,为了掩人耳目,在恢复了实力以后,我甚至要装作没有恢复的样子。连修炼都要偷偷摸摸的。

而如今,即便是皇家天界护卫阁,对我来说也没有威胁了。世事多变,莫过如此。

“走吧,他们还在等着你!”

奇葩老爹说完,化作一道残影便消失在了宫门外。

我收拾好情绪,也跟了进去。

距离秦戈的寝宫越近,我忽然觉得越来越不安,似乎,那个方向传来了一阵打斗声?

我展开神识看去。顿时就是一惊,只见秦戈和南宫墨,正冷冷对峙着,他们一人拿着一柄中品长剑。对峙片刻,两人就激烈战斗了起来。

有一段日子没见,秦戈的实力竟然猛窜到了大灵师初期,而南宫墨,也蹿到了大灵师后期,巨大的实力差距下。秦戈屡屡败退,在南宫墨的攻击之下根本讨不了好。

不过,他的动作极其灵活,虽然南宫墨每一次动手都是一记杀招,却也奈何不了他。

两人脸上的表情极为凝重,好似有深仇大恨一般,我心里一个激灵,顿时不敢再悠哉悠哉地慢慢走,身形一闪便来到了秦戈寝宫前:“住手!”

以我幻灵师的实力,即便是南宫墨招式诡异,却也不超过了澳洲底层20%澳人的所有财富得不被我的灵力震开,看看南宫墨,又看看秦戈,我问道:“发生什么事了?为什么要战斗?”

南宫墨被我震开了数步,目光一寒,待看到来人是我后才收敛了俊脸上的杀气,却没有理我,只是轻哼一声,长剑荡出了一朵漂亮的剑花,蓦然消失不见。

美少年冷冷扫我一眼,然后,走了。

“呃……”

这个傲娇的美少年,即便经历了这么多事,也没能改掉他的脾性,我嘴角抽了抽,扭头看向秦戈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秦戈意味不发现各地环保部门的工作人员对《环境信息公开办法(试行)》及公开程序不熟悉明地扫了一眼南宫墨消失的方向,深邃的眸子一闪,笑道:“没什么事,我不过说了一句你不会回来了,他就怒了。”

“啊?”

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,挠挠头:“为什么不会回来?寇元霸会对你们下手,都是因为我,我若不回来,万一他一动怒把你们都灭了,我不就成了罪人?”

秦戈收起长剑,摇头解释道:“寇元霸这么久没有回来,我们都猜想着他定是被你困在了修炼界,至于你不会回来的原因,还用我说么?”

他忽然定定地看着我,黑曜石一般的眸子里满是深切的思念,与仿佛能够将我燃烧起来的深情。

我下意识别开目光,讪笑道:“都过去了,不论怎么样,我都是要回来看看的,毕竟事情是因我而起。”

说着,我转身朝南宫墨离开的方向走去:“你们都没事就好,我只是回来看一眼的,顺便帮你在皇宫周围布置一个防御阵法,就算寇元霸将来再来找事,你也不会一点办法都没有。”

手忽然被人拉住,我身体僵了一下,却听秦戈沉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:“娘子,你可知道,这些日子我有多想你?”

某种被我死死压在心里的火苗又有了死灰复燃的趋势,我扭头看他,苦笑:“秦戈,纵然你情深似海,我也可以忘记你对我的伤害,可是,两个人的感情里,怎么能够容得下第三个人?”

将手从他的掌心抽出,我倒退了几步,看着我与他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,我仿佛还能看到他大婚前夕,与司徒纤纤相拥着走出我的世界的画面:“秦戈,你另娶她人了,不是么?她才是你的妻!”(未完待续。)

藤黄健骨丸什么牌子好
北京治疗白癜风费用
泰州白癜风医院地址
肇庆白癜风医院
甘肃白癜风医院有哪些
子宫内膜炎如何有效治疗
Tags:
友情链接
福州互联网